我 的 四 十 年
来源:如东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12-19 字体:[ ]

北京赛车pk10手机版 www.askmarymac.com (通讯员 季海泉)2018年12月7日,我工作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中,晚饭后走进书房,准备完成《我与改革开放》征文。我坐在书房,思绪万千。回首往事,落笔想写的内容太多太多。中国改革开放40年,身边改革的成果有目共睹。

我翻出2013年秋季搬家后整理出来的个人相册,眼前的第一张照片是我1978年7月高中毕业时的同学合影,黑白照片虽已褪色转黄,但能清晰找到我的站位。那时只有16岁的我,肚子里的墨水不多,但表面还是书生气派。当下,56岁的我已两鬓白发,略显老矣。这40年的故事让我在收藏的照片中追寻。

第一组照片——《我爱我家》

1998年11月,组织推荐经镇人大代表选举,我当选丰利镇副镇长,成为一名县管干部。工作中结识了丰利镇古丰村退休干部季本立,在他家,有幸看到传承至今的《季氏家谱》。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追溯和收集家族档案材料,为续写家谱提供资料。相册中有不同时期的房屋照、交通工具照、卧室照、个人生活照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房屋变化照。记得在1987年之前,我家姐弟四人,和父母一起生活,六个人挤在三间草屋内,我们兄弟三人在一间,晚上同睡一张床,妈妈和姐姐一张床,父亲平时就是用饭桌拼凑,一个人睡。家里要是来了亲戚,那我们就得睡地铺,直到姐姐嫁人,父母亲才住到同一个房间。最有意思的是父亲经常将我们兄弟三人叫醒,一起上演《人鼠大战》。要捉老鼠,靠一盏15瓦的电灯泡,亮度显然不够,妈妈总是拿着煤油灯,父亲分配我们的角色,每次上演捉老鼠游戏,我们靠人多,老鼠很难逃脱。有时家里家蛇也干扰我们的睡眠,那抓蛇送蛇便是父母亲的任务。1983年农村分田到户,家里分得七亩多田,种田收入一年比一年多,加上养猪、蚕、羊,年收入也有几千元。

1987年5月,家里盖起了3间小瓦房和2间平瓦房,有了三个卧室,那《人鼠大战》也停演了。房屋“小上橼”那天,团省委黄树贤书记等一行来原凌民乡调研农村基层共青团工作,调研结束后,到我家品尝了我母亲下厨烧的农家菜。父母一直有种不断上进的精神支撑,统领全家,在2002年3月盖起了建筑占地近200平方米的农家别墅,一家人从此不再为没有卧室而愁,鼠患而扰。家里也有了健身房、书房,虽算不上当地最好的住房条件家庭,但全家人很知足。

父亲年迈中风,患病后虽声音吐词不清,但告诉我们的那句“邓小平,好”是听的最清楚的。现在我们的子女大学毕业后都找到了工作,在县城也买了商品房,每逢传统节日,大家都会在老家聚集,那些幸福开心的笑容都在相册中留存,大家爱家,我爱我家。

第二组照片——《我的情结》

2000年、2001年,我县共接受三峡库区外迁移民383户,1742人。他们为了支持国家水利工程建设,舍小家顾大家,千里之外来到如东落户,分散安置在全县15个镇区。为了让这部分群体融得进,稳得住,逐步能致富,县委、县政府号召全县人民帮助三峡移民家庭渡难关,携手迈向共同致富之路。

2005年5月,我妻子在洋口镇浒路村创办了如东腾迩纺织厂,时任丰利镇党委副书记的我和妻子商量,将工厂附近的三峡移民户向小荣、袁春燕、吴龙香三个女同志动员进企业学徒,让熟练挡车工、穿综工带她们,几个月后,三位移民都熟练掌握了一技之长,技术掌握后也成为纺织能手。2012年11月,组织上调我到县委农办工作,分工专职从事三峡移民管理工作。接手后,我和移民办的同志一起走村入户,帮助移民户协调解决生产、生活、工作、创业等方面的诉求。一张张现场留下的照片,其背后都有一个小小的故事。

我善于与移民交朋友、建感情,让移民朋友感知党的温暖和关爱。自2013年至2018年间,我先后争取财政资金5000余万元,促成移民户出门水泥路的解决。全县80%以上的移民户现已住进新房,有8户创办了工业企业,5户办起了家庭农场,60多户领取工商营业执照,大部分移民子女外出打工,全县三峡移民人均纯收入与当地农村居民收入差距越来越小。

去年5月17日,我与中央电视台李导、重庆媒体记者及南通日报记者等的合影,再次让我回忆起2017年9月14日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播出的《世纪三峡》第四集纪录片内容,片中讲述了外迁至我县的部分移民户安稳融入、创业致富的故事,他成为三峡工程建设外迁至如东的移民《我有新家》的历史见证。2016年10月,我主编的《山那边 海这边》首发时编委们合影照片,再次想起书中采访三峡移民画面,三峡移民融入、创业、自强不息的奋斗故事让人感动。这些事迹充分展现如东三峡移民的精神动力,作为一名分管移民工作人员,我与三峡移民结下的情谊终身难忘。

第三组照片——《我的足迹》

2018年3月,我利用星期天休息时间,带着家人自驾车到我曾经工作过的丰利镇故地重游,在国家中心渔港、海印寺、蓬蓬树、观海长廊、海上风电......拍摄了很多旅游观光照片。如今,这里已经成为如东吸引中外游客的首选旅游景点之一。记得那是1993年11号台风登陆,我随原光荣乡马乡长深夜赴海堤视察,吉普车开到海堤,海堤上被风吹折断的树木档住车辆前行。我们冒着生命危险,与抢险人员一起步行检查海堤,大风暴雨也没能阻挡住前进步伐。昔日的海堤已成为天然养吧,新的海岸已干砌石护坡,格栅驳坎护坡,从此不再担扰汹涌潮水破堤。堤面宽敞水泥路,方便游客观海潮、品海鲜、赏“风车”,游滨海湿地,跳海上迪斯科,看东方大港,海岸线成了风景线。渔民出海捕捞、海上养殖、海上作业人员都须经卡口安全检查,海上意外事故少之又少。

原凌民乡是我的故乡,也是我工作的第一站,区域调整后凌民乡撤销并入马塘镇,我在凌民乡工作了七年,一张二寸黑白照片上我和自行车的合影,勾起我对1983年土地改革全面实行土地大包干的回忆,从1982年开始,我是协助大队会计负责丈量结果归户计算,那时分田到户全部由生产队丈量小组负责,百姓关注的是田块位置和长宽、土质差田折扣,按劳力、人口总数,我用一把算盘算出了归户结果,大家对我的工作十分满意。没想到,2016年年底,全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工作也交我具体负责,我走遍了全县223个村,指导五家测绘单位和镇村按照省市部署,于2017年完成农村土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。我在工作一线的照片收录在档案之中,部分照片我也珍蔵,最让我欣慰的是,全县27万多农民在手捧新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书时留下的开心一笑永载史册。

2015年,组织上安排我到县征收办挂职,县城通海路拓宽改造工程拆迁任务交给我负责,我留下了较多现场工作的照片,深入被征收户,听取他们对城市建设建议意见,征收方案公示,宣传工作到位,创造了拆迁工作零阻力的奇迹。通海路的拓宽改造,将老城区与新城区制约发展的瓶颈打破,城市面貌焕然一新,通海路现在已成为城市发展示范路。四十年城市有我、农村有我,我为我能参与改革、共享成果而自豪。

不知不觉时钟指向凌晨二点,搁笔后我仍无法入眠,弹指一瞬40年,未来还有更多40年,他有待我们去描绘、开拓、践行、奋斗!